涵濡吾心

还记得你对我说……
怕太阳消失的时候,无法挽留

我已习惯每个傍晚去想她,
在远方的她 此刻可知道,
这段情在我心 始终记挂,
在这半山 那天我知我知快将要别离没说话,
望向她 却听到她说不要相约,
纵使分隔 相爱不会害怕,
遥遥万里 心声有否偏差,
正是让这爱试出真与假,
遥远的她 仿佛借风声跟我话,
热情若没变 那管它沧桑变化,
但这天收到 她爸爸的一封信,
信里面说 血癌已带走她,
但觉得空虚 的心仿佛已僵化,
过去事象炮弹 心中爆炸,
在这半山 这天我悲痛悲痛不已在胡乱说话,
夜雨中 似听到她说不要相约,
纵使分隔 相爱不会害怕,
人无觅处 心声有否偏差,
正是让这爱试出真与假,
遥远的她 仿佛借风声跟我话,
热情若没变 那管它沧桑变化,
遥远的她 不可以再归家,
我在梦里却始终只有她,
遥远的她 可知我心中的说话,
热情并没变 那管它沧桑变化,
遥远的她 不可以再归家,
我在梦里却始终只有她,
遥远的她 可知我心中的说话,
热情并没变 那管它沧桑变化。

评论

热度(2)